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交流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心得!

多民族聚居区集市城镇化历程及其社会整合分析——以湘西凤凰吉信

时间:2019-06-07 17:0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会议PPT

  IT计较机

  建筑/情况

  法令/法学

  通信/电子

  研究生测验

  经济/商业/财会

  幼儿/小学教育

  办理/人力资本

  汽车/机械/制造

  医学/心理学

  资历/认证测验

  金融/证券

  文学/艺术/军事/汗青

  论文

  期刊/会论说文

  多民族聚居区集市城镇化过程及其社会整合阐发——以湘西凤凰吉信镇为核心

  多民族聚居区集市城镇化过程及其社会整合阐发 ———以湘西凤凰吉信镇为核心 [摘要]集市是认识和阐发复杂多元的中国社会一个抱负范式。200余年来,吉信镇履历了从最后的下层市 场———西门集,到清代防苗屯兵之地———告捷营,到民国期间的建制乡镇———蔚文乡,再到新中国成立后吉信 镇的集市系统成长和城镇化的转型。多民族地域的军事、政治整合以及族际交换互动与整合需要促成了吉信 镇军事本能机能、行政本能机能、经济本能机能和文化脚色的构成与完美。吉信镇城镇化过程表现出多民族地域奇特的城镇 化道路。集市系统对多民族地域社会整合的完成及其城镇化过程,得益于苗、土家和汉族等多民族的经济文化 互动,及配合参与集市和城镇扶植与成长。民族精英人物在集镇经济和文化扶植中阐扬了主要感化。城镇化 过程中实现了汉族儒家思惟、释教文化、少数民族民间崇奉等多元文化的共存,而国度也通过征用民族文化来 推进城镇扶植及其社会管理。 [环节词]多民族聚居区;集市;城镇化;社会整合 中图分类号:C95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926(2015)09—0041—09 基金项目:国度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开辟操纵我国各民族环节符号推进民族连合前进调研演讲”(13AZD056)、国 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明清以来武陵山区集市系统成长与多民族地域社会整合研究”(13BMZ077)阶段性功效。 作者简介:李然(1976 ),男,湖北随州人,中南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南方少数民族研究核心副传授、博士,研究标的目的:南方民族汗青与文化、族群与区域成长。湖北 武汉 430073 施坚雅认为,集市及其四周的村子配合形成 了一个下层市场系统,这个市场系统同时也是一 个下层市场社区。因而,阐发中国农村的社会结 构的重点应是下层市场系统,而不是村庄。 40)然而,施氏的学生克里斯曼对台湾的彰化的研究, 发觉因为本地汉人的客、漳、泉之间互有隔膜与冲 突,地点居民赶集买卖多有舍近求远以就本家群 的现象,揭示出市场系统模式把人假定成经济、理 性造物的局限。 萧凤霞也强调,施坚雅模式成立时忽略了权力和权势巨子等文化要素。 121)从而引 发了对施坚雅模式的质疑与反思。 吉信镇为武陵山区一个土家族、苗族、汉族等 多民族聚居区的集镇,位于湘西凤凰县东北部,坐 落在万溶江东岸。吉信镇旧称告捷营、蔚文乡,地 处湘西以腊尔山为核心的湘黔边“苗疆”和“生 苗”区的边缘,是凤凰县第二大墟场。其兴起之 初,原为一个墟场,继而因防苗、地区社会政治整 合和民族互动而逐步构成为一个集镇。本文连系 汗青文献和郊野查询拜访材料,梳理如许一个多民族 聚居区城镇的兴起、成长与转型的汗青过程,试图 窥探多民族聚居区集市城镇化的汗青进路,并探 讨在多民族聚居区,集市可否整合四周分歧民族 和村寨,构成一个下层市场系统,形成一个下层市 场社区,进而告竣对区域社会和民族关系的整合。 一、墟场的昌隆与告捷营经济本能机能的构成与 完美 从“西门江集”到“告捷营集”,墟场逐步成长并被纳入当局的管控。告捷营墟场的兴起应早 于设营驻兵,最后称为西门江集。西门江集位于 乾州厅和凤凰厅的两头地段,官道要津,多条溪流 汇聚,优良的地舆位置培养了这里数百年的赶集 汗青。 集市的设立初是民苗买卖天然构成。乾隆年间,当局起头对西门江集进行办理。 乾隆《凤凰厅志》载:“西门江集,城东北四十里,系 畴前通详设立,文武衙门弹压” [5](卷五边境) ,而与西 [5](卷五边境)设立告捷营后,西门江集逐步成长 成为一个较大的墟场。道光年间改为“告捷营 集”,并明白划定“城北四十里,五十日期赶”。 清当局对集市商业的办理,目标在于管控民 苗族际关系和规范集市买卖。“况凤凰厅民苗兼 辖,既不欲使民苗私相往来,以杜其勾引之渐。必 别为之所,俾之易粟易布,以通有无,则市集之在 苗疆,更宜加之意矣。但开设集设场,或称经纪, 或号牙行,大约均非善类,藏奸聚匪,启争致衅,恒 出于此。选择以慎,初稽察以善,后享其好处,勿 [5](卷五边境)民苗之间的互通有无推进了告捷营集市的兴 盛。告捷营的保守集期为每月阴历的五、十日,届 时四乡八寨的苗、汉、土家山民城市汇集与此,互 订交易,各得其所。“红苗”归流五十多年后,“红 苗亦入市与民买卖,负土物如杂粮布娟之类,粮以 四碗为一升,布以两手为一度为四尺”,“届期必 至,易盐、易蚕种、易器具,以通有无。初犹质直, [5](卷十四)道光 年间,“至入市买卖,祗负土物,如杂粮布娟之类, [6](卷十一苗防一饮食)民国年间,告捷营集市商业交往已扩大到邻 近泸溪等各县。抗日和平迸发后,巨匪杨和清、龙 河清、龙再兴等接踵骚扰,给凤凰各墟场和过往商 旅带来了极重繁重的灾难。通往墟场的路上都有拦路 劫财杀人的隘径,商旅往来无不胆颤心惊。此外, 每逢赶场天,乡公所、差人所的官兵护路,强索“护 路费”。民、商不堪其扰。赶场者削减,市场日渐 萧条。 新中国成立后吉信场继续成长,促成了吉信镇经济本能机能的完美。1950 年至1952 年经济恢 复期间,凤凰县前后恢复了23 个墟场。为加强对 集市商业的办理,县贸易局设工商办理科,在沱 江、阿拉、腊尔山、吉信四个集镇别离设立下层市 场办理委员会。人民公社化活动中,全县原有26 个墟场,封闭了14 个,并改五天一场为十天一场, 打消了保守的插花集。农忙季候还组织民兵拦路 设卡,实行“封场”(不准赶场)。农人的家庭副业 被多方限制,小商贩被取缔。 鼎新开放之初,跟着吉首经凤凰至怀化的209 国道,接着吉信区与山江区吉(信)山(江)公路的 通车,更因接近凤凰县城和湘西自治州首府吉首 市,吉信镇成为农副产物向城市输送,城市工业品 向农村扩散的前沿基地,成为凤凰县东北部最大 的物资集散地。为了活跃城乡物资交换,当局全 面介入了集市贸易勾当。吉信场上兴建了收购、 日杂、文具、生资、办事、办事、五金等门市部和吉 信合作店、吉信粮店、分析饭馆等特地化的贸易和 办事机构。吉信镇还为周边村落供给各类消息和 手艺办事。集镇内有区病院、汽车站、农行停业 所、片子院、农技站、邮电支局、工商所、税务所、粮 管站、拖沓机站等办理和办事单元。 集市商业规模不竭扩大。因与苗族聚居的木 里、大大田、三拱桥等乡临近,赶集尤以苗族居多。 20 世纪80 年代,吉信排场积已有2 平方公里,有 一条主街长达0. 公里。除操纵街道作场地外,还设有场坪,场坪有60 多间售货草棚。后将草棚 改建为3000 平方米的木布局售货棚。1986 工商所投资40万元兴建农村商业市场,占地面积 14222 平方米,建筑面积11382 平方米,成为凤凰 县农村第二大墟场。上市的次要农副产物为苎 麻,苗族喜爱的青布伞、丝帕、花格布,以及银饰、 花边、丝线、剪纸花腔、篾器等民族特需商品。过 去这里售卖的草织、麻织芒鞋称誉全县。保守产 品料糖畅销邻县,求过于供。赶场人数不竭添加, 1988 年上市人数由解放初的9000 多人添加到了2 万余人。成交额由1984 74.23 万元添加到 1988 年的590 多万元。 163)县内各地和吉首、泸 溪等县都有各族群众来此买卖,每场都在万人以 上,每场成交额约15 万元摆布。 161)市场经济的成长使吉信镇的墟排场积进一步 扩大,除了赶跑场的行商之外,坐商逐步增加。吉 信镇墟场买卖的物品品种繁多,除保守的农作物 和农家编织品外,耕具、五金、百货、图书、歌碟等 小商品等也逐步增加,并且还呈现了特地的服装、 生姜、牲畜等专业市场。近年来,在沿公路两旁, 还呈现了专业化的超市。 二、告捷营军事、政治本能机能的构成与成长 墨菲(Murphey)阐发西欧与中国的城市,指出 西方城市对其更大范畴的联邦的决定性影响是由 于城市的经济脚色。而在中国,城市的经济本能机能 是细小的,城市次要作为科层制中各级精英们的 总部。 341)告捷营设立后,逐步成立起本人 一套经济的、防御的和防卫的功能系统以维持其 不变。 防苗与告捷营的兴起。告捷营及其辖区不断处于封建王朝“苗防”系统的前沿。元明之际, 它位于用来束缚“竿苗”的竿子坪长讼事和五寨长 讼事之间。 [10](卷十二) 明代苗民起义后,其境内的洞 口哨(满家村)、靖疆营(大桥村)成为“边墙”和众 多堡哨中的主要节点之一。 清代斥地苗疆后,该地成为主要的军事驻 地———告捷营,为此后的城镇化成长奠基了根本。 康熙年间斥地苗疆后,设立了乾州、凤凰、永绥“苗 疆三厅”,分治“苗疆”。清当局在各厅广建营汛, 驻扎重兵,以维持对苗疆的管控。康熙三十九年移沅州镇至凤凰厅为镇竿总兵驻地,设镇竿总兵 [11](卷五一)其右营游击署就驻告捷营。 乾嘉苗民起义后,本地苗民否决“清厘”界址 时侵犯苗民地盘,否决构筑碉堡哨卡封锁苗 [12](卷一八)为此,傅鼐以凤凰厅为重点,构筑了大 量的堡碉哨卡。告捷营又成为傅鼐所修“边墙”中 防苗的次要节点。湘西实行屯政时,告捷营的军 事地位愈加主要。凤凰厅“下乡自铜碉沟起,并粮 里运围,凡营汛十五,屯卡三十二,碉一百六十三, 除分隶镇标官兵驻扎外,余归告捷营屯守备管 [6](卷一地图)告捷营作为军事重地,修有坚忍石 城。傅鼐和总兵富志那,协同右营游击王文选等 人,特筑墙壕一道,以严实苗、汉地界,并重点加强 防备。 自此,告捷营起头初具规模,其初始的最次要本能机能是对湘西苗疆进行军 事防御与管控。 告捷营的军事本能机能不竭强化,军事人员驻扎数量添加。右游击署设立之初,告捷营驻游击 一员,外委把总一员率领兵丁七十六名 [6](卷一地图) 这些摆设使告捷营成为凤凰厅重镇之一,与阿拉营、总兵营(山江)等齐名。告捷营汛驻兵( 兵)最多,常年驻兵 249 名,次要使命是防苗、镇 苗。嘉庆年间,凤凰厅守备三员,此中一名驻告捷 营;额外9 名,一名驻告捷营。民国期间,告捷营 江防部队、差人和乡丁共约300 告捷营驻军之后,逐步衍生出行政、赋税和治安等多重社会管理本能机能。所有的城市都具有政 治的功能以节制和办理本身的生齿,常常还包罗 办理四周的村落地域。此外,城市也需要节制本 身产物及农产物市场,当局被授予很多权力,并对 四周的地域收税。告捷营逐步成立了一套一般的 办理行政、赋税、治安的下层组织机构。乾隆年 [6](卷四田赋)告捷营知事管辖范畴为:“厅城东北 路溪口约、务头、都吾约、麻良约四周村庄,及左营 苗寨至永绥高岩交壤止,右营苗寨至永绥下水交 界止属知事经管” [6](卷十三职官) 屯政期间设立的苗守 备也兼具治民本能机能。嘉庆二年设立苗牟管领各寨 苗户,“右营苗守备四名,千总七名,把总十三名, 外委一十一名。分担一百七十九寨,计四千一百 九十一户,内男九千七百一十名,女六千零九十 [6](卷十一苗防一户口)嘉庆十三年新设屯守备。得 胜营设守备一员,办理下乡屯务。 [6](卷十三职官) 告捷营还设立了储存仓贮粮之以备赈济,“得 胜营仓十二间贮谷五千石” [6](卷一地图) 。为加强与 隔河而居的苗族地域联系,乾隆年间在万溶江上 建筑链接告捷营与苗乡的“西门桥” [5](卷五边境) 民国初期拔除里、约,设都、团;民国 25 (1936)改为保甲制。整个凤凰县设17乡(镇)201 保,2146 甲。告捷营成为建制乡,并在1947 新中国成立后,告捷营改名,军事本能机能消逝,行政本能机能进一步完美。新中国成立后,告捷营 初更名为连合镇,1958 年恢复苗语音译地名时用 “吉信”。苗语“吉”意为“城”,“信”为苗族。“吉 信”意即苗族城。1953 1956年,凤凰县成立 新乡期间,凤凰县三区当局设置在告捷营,辖新乡 24 个。1958 年人民公社化期间,设吉信公社管委 会,下辖13 个乡。1982 年,吉信区辖吉信镇、大田 乡、三拱桥乡、竿子坪乡,46 个大队。1985 信由乡的建制升级为乡级镇。吉信镇还设立吉信区公所,管辖吉信镇、大田、三拱桥、竿子坪、火炉 坪和两端羊等乡镇,47 个村,总户数 7688,生齿 36460 161)2005 年行政区划调整,原火炉坪 乡和两端羊乡归并到吉信镇。全镇总面积116. 51 平方公里,行政区域辖建制村21 个,居委会1 4638户,22781 人,是一个土家、苗、汉、回多民族 社区。吉信镇的行政办理本能机能进一步扩大,工商、 税务、公安、医疗等机构镇直单元20 个,建制愈加 齐全。 三、教育的勃兴与告捷营的转型和成长 屯义学的设立使告捷营的教育本能机能、文化功能凸显。清当局在湘西苗族地域“文化同化”政 策的实施,推进了告捷营教育的成长。针对“苗民 不知文字,父子遗传,以鼠牛虎马记年月,暗与历 合。有所控诉,必请汉民代书,性善记,俱有忘,则 结绳为契卷,刻木认为信” [6](卷十一苗防一义学) 的文化 程度现状,凤凰厅同知傅鼐在其《治苗论》中提出: “惟有以移其习俗,奠其身家,格其心思,苗乃得而 治”。为此,清当局在苗族地域设屯义学、苗义学, 并答应苗生加入科举等办法提高苗族地域的教育 程度,借助儒家文化的传布使苗民获得“教化”,使 “苗人与汉人无异”,加强苗族对其政权和管理的 认同,归于“王化”。所以,傅鼐在厅内成立屯田制 度后,于嘉庆十三年,在凰厅共设二十七馆。告捷 营屯义学即其一。清末,各屯苗义学随新学制演 变为蒙养堂或国民学校,大都变为私塾。 三潭书院的建立奠基了告捷营苗汉乡寨教育核心的地位。在当局、汉族官员的鼎力倡导下, 民族问题苗族上层人士也起头兴教办学。同治十三年(公 元1874 年)出生于告捷营三拱桥乡板参苗寨的苗 族人士吴自觉在代理贵州贵东兵备道时,深为苗 乡后辈文化掉队以致无缘科举而深表可惜,欲过 建筑学校来传布学问,以提高苗乡的文化程度。 吴自觉将无处发放的阵亡将士的抚恤金和本人所 辖诚字营堆集的白银8 万两,结合告捷营士绅共 同建筑三潭书院。吴自觉将其交给曾任浙江奉兴 县知事的杨秋帆,按镇远道衙门所绘制的蓝图在 碑亭坳东端山顶,建筑书院一座,取名新吾书院。 该书院由本地绅士构成董事会进行办理,为 使书院能长久独立保存,吴自觉还置田160 为书院的院产,以作教员工资和书院的修葺等经费开支。礼聘有声望的人士为山长、业师。生童 分高、初两等,按其时科试划定开设保业。为激励 生童当真读书,力图长进,还设置多种奖学金。 光绪六年(1880 年),吴自觉归乡省亲,见书 院地舆位置极佳,东为凤乾官道,西为万溶江绕江 水而来,至书院山脚,与冷水溪汇合,形或三池碧 潭(漆树潭、杨柳潭、罗布潭),将书院从头定名为 “三潭书院”。其语意双关,既祝福山水之灵秀,钟 于书院之学子,又留念吴、杨、田三氏为兴建书院 所作之贡献。宣统元年(1909)二月改为高档小学 堂,为凤凰县第二高档小学,为凤凰县七所高档小 学之一。 民国年间,凤凰、乾城县苗族学问分子龙辑五 等向湖南省主席提出的《湘西苗民文化经济扶植 方案》,呼吁加强苗区教育。1914 年,村夫为留念 吴诚斋,将书院改为“存诚学校”。后又改办为“县 十小”、“县立第四小学”、“蔚文乡核心小学”。民 国27 年至28 年改告捷营私立存诚小学为第四小 学。新中国成立后,改为“吉信镇核心完小”。 三潭书院从成立到成长为今天的“吉信镇中 心完小”历时约113 年,在此期间它培育了无数的 土家族、苗族、汉族英才。前期如经科考出名的有 进士一、举人二、秀才十。出任县长的有八人,他 们均以文才拔萃、清廉自持而著称。 [13](P. 434) 学者 如中国科学院院士肖纪美,地方民族大学传授龙 友鸣,湖南省音协名望主席易扬;官员如湘西自治 州州副州长龙再宇、陈伐桂(曾任自治州法院副院 长)、龙辑伍(曾任湖南省民委主任),以及龙祉承、 龙锡庆等很多苗族学问分子等都已经遭到“三潭 书院”的发蒙。 告捷营的教育发财,文化昌明还体此刻民国 17 年(1928)告捷营(今吉信)设立了第二女子小 学。因而,l942 年凤凰县长李宗棋更易乡镇名称 时,把告捷营乡改为蔚文乡。民国期间,告捷营是 凤凰县较早接管先辈的马克思主义思惟的处所之 一。民国16 年(1927 委员到告捷营等9个乡开展农动。 四、告捷营都会化糊口体例的构成与演变 沃斯(wirth)提出,“都会性作为一种糊口方 14]雷德非尔德认为都会社会长短人际的、 异质性的和世俗的;俗民社会则是人际的、同质性 的和崇高的。施坚雅也认为,“各类各样的自觉组 成的集体和其他正式组织———复合宗族、奥秘会 社分会、庙会的董事会、宗教祷告会社———都把基 层市场社区作为组织单元。职业集体也可能在基 层市场社区内构成。” 告捷营的居民的民族、职业逐步呈现多元化特色。非农业的、全脱产的专业人员的呈现是 城市复杂性兴起的主要要素。告捷营成立初期, 营内栖身的以汉土官兵为主,可是告捷营也处于 苗族和汉族、土家族的交壤地域,以万溶江为界, 河两岸一边是苗族,一边是汉族、土家族混居。这 种保守栖身款式,本地人注释说,是由于莲花庵的 观音菩萨见“苗子”和客子 经常打斗,便划了一条河,让两边各住一边来解救。 明清期间,凤凰厅苗族有竿苗、红苗、生苗多 种称呼:“曰竿苗,以其交界竿子哨也;曰红苗,以 其衣带尚红也;曰生苗,以其强悍,欠亨声教,且别 于熟苗也。 镇竿总兵摆布营这一线辖区内的苗民,史称“黑苗”和“花苗”。这一带 营曰花苗,摆布营曰黑庙、红苗,以其衣领腰带,粉色别类而言,统计十三种。惟吴、龙、廖、石、麻五 土家族则以田、杨姓为主,此中田杨又分为官府田和廪家田为 主。苗族与土家族,其文化有较大差别: 此中大有异者,土蛮每峒各服一酋,酋长一 言,不敢逆命,井然有冠履上下之分,故自改土归 流以来,驯服如内地,且有更淳于内地者,如永顺 承平无事则各顾其寨,数十户或数户罢了。此苗与土大有异也。 [5](卷三沿革) 这此中虽然充溢着汉人官员的文化成见,但 当时苗族与土家族的文化特征和社会布局之间巨 大的差别确是不争的现实。 告捷营及其周边也有大量汉人移入,此中有 部门同化于苗族之中,“其欧阳、彭洪等姓,乃外民 告捷营城内居民中的大量汉人倒是跟着戎行的入驻而迁入的,此中以至不乏满人。从乾隆、道 光《凤凰厅志》记录中,可见大量的武职官员来自 外埠,只是在苗疆实行屯政之后,才有部门凤凰厅 本厅人担任屯守备。但在乾隆《凤凰厅志》卷十五 《秩官》中讲到告捷营历任游击时又说“雍正元年 以前游守无考”,可见在雍正年间告捷营就起头设 立了。兹将雍正元年以来,右营(告捷营)游击有 28 人,别离来自于湖北均房、直隶宣化府、正白旗 汉军、山东莱州府、宝庆府邵阳县、四川潼川府安 岳县、常德府武陵县、江西赣州府、山西大同府、直 隶顺天人、湖北安陆、云南弥勒州、湖北江夏、满洲 正黄旗、山东乐安、山西太谷、湖北钟祥、满洲正白 旗、山东济宁州、江西大庚、四川成都、云南昆明、 凤凰厅、满洲镶白旗、满洲镶黄旗、湖北郧阳、直隶 武进。 湘西苗疆实行屯政后,告捷营共驻有凤凰厅 守备一员、千总一员、额外一名。嘉庆十三年设屯 守备办理下乡屯务 ,先后任职的有:本厅人(凤凰)3 人。先后任职辰沅道标告捷营屯守 备有本厅(凤凰)人8 人,安徽亳州1人、湖南桃源1 其文职官员也大量来自外埠汉人,按照道光《凤凰厅志》卷十三职官和道光《凤凰厅志》卷七 公署统计,告捷营知事有江苏江宁 人、如皋1人、扬州1 人,浙山河阴3 人、余姚1人;四川邻水1 人、奉节1人,广东新曾1 人,甘肃固原1 湖北汉阳1人,江西义宁1 人,山西峰州1 人,直隶 高阳1 人,汉军镶红旗1 人。还有一人籍贯不详。 贸易的兴起,也吸引了大量的江西汉族移民, 本地至今仍传播着“江西老表一把伞,走到湖南耍 老板”的俗谚。按照本地人的汗青回忆,告捷营外 地汉族移民的到来最早从元末明初就起头了:元 末明初此地为陈友谅属地,陈友谅兵败遭到朱元 璋的残酷冲击,良多陈友谅的儿女被迫改换姓氏 以求保存。本地良多田姓人和张姓人至今仍被称 为“陈家张”、“陈家田”以示区分。明初“湖广填 四川,江西填湖广”政策的实施,使告捷营迎来了 更大的移民潮,本地良多人都把本人的本籍追溯 到江西。 清代,逐步有汉族苍生进入告捷营城内,也有 苗族官员、苍生移居告捷营城表里。清当局曾对 苗族移居城镇严加禁止。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 内”。“近闻各苗牟等往往盘踞城中。”“而苗人亦常有在城开设伙铺”,“实为良民之害”,“嗣后各 苗官不准在城久住,若有苗民在城开店,当即封锁 摈除回寨;民差亦不得擅入苗寨”。 [15](卷六) 连番的 禁令表白,清后期,苗官、苗民逐步进入城镇也是 不争的现实。 民国期间湘西匪患,进一步鞭策了告捷营周 边的苗民入城。据一位回族白叟回忆:民国期间 一些苗家人因在万溶江边种地或者给城内人做 工,逐步起头在城外至万溶江边的山坡上搭棚居 住。抗日和平期间,湘西匪患横行,处所治安混 乱,一些苗族田主和大户起头逐步从乡下迁入城 内与城内的汉族人和士兵混居。吉信镇园的 一位苗老司也记得他家是从两端羊迁到告捷营的 碑亭坳栖身,后来家境式微才搬到镇郊的园 栖身。 激励通婚政策也有益于告捷营生齿的添加。 “自乾隆二十九年(公元1764 禁,客土二民均得与苗人互为姻娅”[15](屯防条奏事宜) 认可并激励汉族、土家族与苗族通婚。国民当局期间,1939 年(民国二十八年)9 日,内政部所签发的《统治土著民族改良看法》中也激励各民族 间通婚:“通婚为同化之要素,亟宜积极倡导…… 通婚之始,宜由宣传与教育入手,并由当局仕宦与 学问分子先为表率,逐步推广,庶几有成。 [16](P. 422) 湘西本土的苗族学问分子也对民族通婚持同意态 度,民国二十五年(1936 年)担任湘西行政督察专 员公署秘书的永绥苗族学问分子石宏规、凤凰县 教育局长刘佛林,“苗民代表”乾城县苗族学问分 子石启贵、凤凰县苗族学问分子龙辑五等联名上 书湖南省当局主席何建,提出《湘西苗族文化经济 扶植方案》中也提出“废除苗汉边界,实行苗、汉通 新中国成立后,苗族、汉族土家族之间的通婚起头逐步遍及。今天的吉信镇族际通婚达到了一 个较高的比例。从通婚环境来看,土家族、苗族都 别离与汉族各类族此外婚姻形态都能够发觉。在 吉信镇751 对佳耦中,汉族与汉族通婚的100 占13.3%;苗族与苗族通婚的379 对,占50. 5%; 土家族与土家族通婚的46 1%;汉族与土家族通婚的 104 13.8%;苗族汉族通婚的 125 16.6%;土家族苗族通婚的 80 10.7%。 [17] 教育的昌隆,也促成了吉信镇多民族的生齿 流动与混居。吉信镇20 世纪90 年代初,设有凤 凰县第四中学,共有教职工45 人,此中土家族18 人,苗族10 人;学生505 人,此中土家族124 民族问题族272 人,汉族99 人,回族10 人。吉信镇核心完 小教职工35 人,土家族13 人,苗族16 人,回族1 人;在校学生620 人,土家族190 人,苗族185 汉族235人。2001 年当前跟着部门村落小学的高 年级并入吉信完小,土家族、苗族小学生更集中地 在一路进修糊口。 持续两百年来的迟缓生齿迁徙,构成了今天 吉信镇的多民族生齿分布款式。其分布款式为, 以市场为界,市场外至万溶江岸为吉信村,以苗族 为主,由7 个苗族组和一个土家族小构成。除远 离镇区的土家族村高楼哨外,全数栖身在沿河和 市场外侧。居委会和联欢村栖身在市场至镇后山 坡。联欢村是土家族和苗族混居,居委会以汉族 和土家族为主。 吉信镇民族分布表 单元:人 地名 苗族土家族 汉族 回族 白族 黎族 合计 凤凰县 吉信镇 吉信居委会 578 551 381 40 1552吉信村 1324 208 259 1795联欢村 438 298 514 24 吉信镇城镇景观的变化,折射出政治、贸易、文化、教育等多种糊口体例的兴起。告捷修建 立之前,万溶江边上的西门江集还尚未构成集镇 的建制与建筑结构,仅是西门江集和几个村寨的 天然分布款式,墟场也极其简陋。西门江集和后 架乱石,货色杂陈。买卖人或蹲或立,日晒雨淋。民国以来,农村小集镇逐步构成,集镇店肆、街巷 及空坪,变成了农村墟场,并无公共设备。 当告捷营作为一个虎帐兴建之时,次要建筑 以碉楼和营房为主,“右游击署鼓房二间,头门三 三间、厨房三间、马房三间。”嘉庆十一年,告捷营起头有了文员衙署,凤凰厅知事署。 [6](卷一地图) 建筑 有“照墙一堵,八字墙而堵,头门三间,大堂三间, 暖阁一座,住房三间,配房四间。 后来,告捷营“缘设官而设铺”,又设立了(铺递),有铺 兵一名,铺房二间 城市在前工业时代常常是正式的崇高学问和典礼的核心。跟着戎行驻扎以及汉族移民的迁 入,华文化的传布,吉信镇的建筑呈现多元化特 色。光绪《凤凰厅志》卷四坛庙记录,告捷营起头 建有天王庙、观音阁、莲花庵、水府殿(俗名万寿 宫)、新吾书院、文昌阁等宗教、教育等文化设备。 告捷营碑田坳天王庙,“于同治初年修,天王 庙一座计三间,门外竖戏台照墙。昭忠祠建于天 田产为香灯之资。同治末年修新吾书院,于后基系乡绅吴自觉捐资置产并有资生息,其余得地绅 蓍捐助不多焉。”新吾书院(三潭书院)坐落于吉信 集镇之上的碑亭坳山顶,正院阁楼六层,底层三大 间,中层为教师讲课之处,装有六合门,并饰以木 雕方格梅花图案,天楼井藻彩绘,地板划一齐截。 工具两室为生童习作之室,每室内纳40 余人,中 层供生童住宿,工具配有回廊,回廊两头檐角高 耸,檐流直下,顶层为藏书阁。楼两南北倒水,中 冒尖顶,四角飞檐,气焰恢宏。里面有一孔子像, 每一位本地的小孩在入学前都要在这里进行启蒙 典礼,这个保守不断传播到今天。告捷营文昌阁 “于道光十五年修立,在校场山顶,乃贡生田景星 募化而成,日久倾圮,咸丰十年为吴绅自觉赞助改 造略微宽广,场合排场一新。” 吉信镇关帝庙,威灵显赫,民苗莫不敬仰。莲花庵位于万溶江的 东岸。开国后,莲花庵被看成封建迷信拆除。 1994 年吉信镇、凤凰甚至乾州各地的释教信徒们 募集资金在旧址重修了一座莲花庵,2000 年旧址 建筑凤凰县四中,四周的信士们又将其迁往旧址 1000 米远的山头,2005 月从头修复大雄宝殿。告捷营万寿宫为凤凰厅仅有的两座江西人会 馆之一,旨在维护同亲好处,调整同亲胶葛,联络 同亲友情,为同亲处理坚苦。 民国年间,号称吉信镇的八大奇迹有吉信古 城、万寿宫,字纸楼、莲花庵、铁丝桥、文昌阁、三潭 书院、天王庙。这些建筑透显露告捷营多元宗教 崇奉,多元社会糊口的汗青图像。如既有释教信 仰的莲花庵,也有属于儒家教育和文化的三潭书 院、字纸楼、文昌阁,也有本地民间崇奉的天王庙, 也有移民的贸易会馆万寿宫。 新中国成立后,跟着吉信镇交通、工业的成长,非农化的糊口体例逐步成为支流。1955 首至凤凰的公路开通,吉信成为此中点站。1960年后凤凰县当局起头规划成长全身是宝的苎麻生 产。吉信村原有“园”之称,其次要优秀品种 为黑皮蔸、卢竹青等青麻品种。20 世纪80 年代, 吉信的苎麻出产面积达2 万亩。此外,还成长了 本人的食物加工场,煤厂,酱油厂、吉信镇水电站 等企业。20世纪80 年代,吉信有非农业生齿1138 人,农业生齿2276 158)五、告捷营城镇化的动因 多民族地域的军事、政治整合需如果吉信镇军事、行政本能机能的构成与成长次要缘由。 “自清中期起,湘西成长进入了一个奇特的历 史阶段———“沿河市镇时代”。 [18] 然而,吉信镇的 构成与成长,较着分歧于湘西沿河兴起的永顺王 村、花垣茶峒、泸溪浦市、龙山里耶的贸易市镇。 周大鸣认为,中国各层级城市均是差序款式的科 层轨制中各层级中的一部门,是地方集权统治下 的一个环节,因此最凸起的是政治本能机能。 [19](P. 120) 多民族地域持续的军事勾当,使得告捷营的军事 功能不竭彰显。明代,在湘黔边“苗疆”不断没有 设官建治,对“苗疆”和“生苗”的统治和节制,主 要采纳军事管控。清代在苗疆斥地建厅设治后, 在生苗腹地也设百户、寨长,还有办苗外委,屯、苗 守备、苗千总、把总等,成立了一套一般的办理行 政、赋税、治安的下层组织机构。但苗民与民人之 间关系复杂,冲突时有发生。地方当局为了更好 地处置本地民族胶葛与冲突,将告捷营作为一个 军事据点和防苗重镇,天然成为防备和管控苗族 与汉族、土家族发生冲突的主要机构。康熙四十 六年(公元1707 年),以五寨长讼事“土司田宏天 等肆行犯警,贪残暴苗,苗民赴愬不已”,将其“裁 革”。竿子坪长讼事田氏亦停袭。 [5](卷二一名宦) 康熙 四十八年(公元1709 事,率苗民武装攻占清王朝驻军要地告捷营,巡抚赵申乔率官兵“进剿”,并调永顺土兵“从征”。 乾嘉苗民起义后,清朝统治者实施了一系列 “善后”办法。傅鼐一边修堡、建碉、筑墙的同时, 一边在湘西苗疆各厅县实施“均田”,屯养丁勇, “以苗治苗”,“文化教化”等一系列政策办法,以 加强统治,强制改变苗族的糊口和风尚习惯。但 告捷营周边的苗民与民人的地盘胶葛仍不竭发 人参半分租。乃苗匪包藏祸心,转思得地延伸,始争古冲、告捷营至竿子坪一带之古路为界,欲将都 头二约“地步尽被前后二营花苗强占”,“民村屡被攻毁”,“不容民户复业”,故“田亩全行呈出充 [20](苗防五)在如许的布景下,告捷营的军事本能机能不竭得 到强化,行政本能机能也逐渐完美。傅鼐的碉堡墙壕 与明代蔡复一的土墙一样具有区分民苗界址的功 能。但区分的都只是苗民与汉人(包罗所谓的熟 苗)耕耘田土和糊口地区的边界。 [16](P. 305) 现实上 就是将所“厘清”的“民、苗”界址用军事设备强制 性的固定下来,防止苗汉稠浊,避免激发事端。 告捷营作为一个办理处所军事和行政事务的 当局权力机构和国度权势巨子的意味,天然不竭成为 各类起义或叛逆的攻击方针。清朝同治七年 (1868 年)夏历三月,承平天堂翼王石达开部将李 复献率众数万人攻占告捷营,再经泸溪、麻阳而 去。1942 年阴历三月底,号称“吴王”的吴国范率 领一支数百人苗族“布将帅”起义兵,进攻告捷营, 跳仙会攻占了乡公所,烧掉“购盐券”,开仓分盐, 分粮。新中国成立前,湘西地域匪贼勾当不断很 屡次,告捷营就曾遭过匪贼袭击。民国 33 (1944年)夏历七月初八,新寨乡大匪首龙再兴率 众1000 余人预备去掳掠乾城和所里(今乾州、吉 首),后得知乾城、所里从外埠调有重兵防备,因而 改抢附近的告捷营。凌晨4 点,匪贼从联欢村进 入,副乡长曾挺拔及处所人士9 人被打死,绅士刘 文华被活捉,同时销毁民房一栋,掳去男、女各40 余人,全镇财物被劫一空。附近村寨除新良子,碑 亭坳两处外,均遭掳掠。1950 月,朝鲜和平迸发,匪首龙云飞等,于1950 四省边区人民救国侵占军”灯号以总兵营为据点,并在此后两次派兵袭击告捷营,但被解放军 击溃。告捷营不竭遭到的攻击,恰是表了然在多 民族地域民族关系的复杂性和地区社会的动荡, 使其军事、政治本能机能获得不竭的完美和强化。 多民族的族际交换互动与整合需要,促成了吉信镇经济本能机能和文化脚色构成与完美。处所 市场系统共有三个品级,下层市场(尺度市场)是 此中最低的一级。在下层市场办事的区域,不只 具有稠密的经济互动,同时也有稠密的社会文化 互动。成果,这一区域不只是贸易互换的根基空 间,也成为“小保守”的根基载体,是合适宗族、秘 密社会、宗教组织、方言、呵护———被呵护关系、媒 婆勾当的下层空间。在这种意义上,这个地域构 成一个“配合体”。 多民族经济和文化的交换使得告捷营成为一个毗连凤凰厅和乾州厅等两头市 场的“下层市场”,并构成了一个下层市场社区。 明至清初,土司统治下的湘西社会较为不变,墟场 商业活跃。“改土归流”后,苗疆斥地,汉人大量流 入,农业、手工业的成长,商人不竭增加,墟场商业 民族问题敏捷成长。其时湘西墟场已成长到60 为十日一场。“乾嘉苗民”起义后,汉、苗交壤的墟场一度被取缔,或被严加管制。苗区对交际易只 能在苗疆四周设立的碉卡、营讯驻地进行,很多 哨、卡、兵、营、讯构成了集市。如风凰的告捷营 (吉信)、总兵营(山江)、鸦堡讯(禾库)、长宜哨 (长坪),吉首的乾州、讯(大兴寨),花垣的茶 洞讯、雅酉讯、吉峒讯(连合)等。同治十年(1871 年),官府将场期由十日一场改为五天一场,各集 市场期互相错开轮回,构成插花集,湘西墟场集市 日趋活跃,清朝末年,湘西墟场成长到154 场增至数千人。[21](P. 17) 告捷营地处苗乡和汉区交汇地带,又为万溶 江和冷水溪的交汇之地,交通便当,早在西门江集 和告捷营设立之前,墟场早已天然构成,成为万溶 江两岸苗族、汉族和土家族人物资交换的主要平 台。按照施坚雅的概念,西门江集甚至最初的得 胜营曾经成为一个典型“下层市场”(尺度集镇), “市场无论作为在村社中得不到的需要商品和劳 务的来历,仍是作为处所产物的出口,都认为是不 可贫乏的。它满足了农人家庭所有一般的商业需 求:家庭自产不自用的物品凡是在那里出售,家庭 需用不自产的物品凡是在那里采办”, 告捷营场和其四周的都吾、满家、两端羊、火炉坪、黎明 村、油菜村、大桥村、都吾村、新田村、龙滚村、锡坪 村、大塘村、高山村、茶山村、岩口村、塘寨村、追仁 村、三角坪村、首云村、万溶江村配合构成一个基 层市场社区(配合体)。“凡是一个下层市场被包 容在两个或三个两头市场系统中,而不是只属于 零丁的一个两头市场系统。” 27)而告捷营就属 于凤凰集和乾州场两个两头市场之间。下层市场 的本能机能起首是为了满足农人的需求而互换他们的 产物。 25)吉信镇东邻泸溪县解放岩乡、本县木 江坪镇,南连沱江镇,西接木里乡,北与竿子坪乡、 三拱桥乡交界,和同为下层集市的竿子坪(四、 九)、山江(三、八)等,以及两头集镇的凤凰厅沱江 场(天天)、乾州厅乾州场错开,构成插花集。在吉 信,如村落苗族大多赶场大多出售自种自产的农 产物,集镇苗民擅长制售苗酸,土家族则擅长家 电、农资等发卖。在吉信墟场上,苗族是一个较大 的消费群体,为了更好的兜揽生意,一些土家族、 汉族生意人盲目地进修一些简单的苗语,一些超 市的老板则在聘请人员时明白提出要求会苗语 “中国的集镇不是简单的市场,而是库拉圈、互惠场夸富宴的举行地、再分派的网结、社会的竞 技场和文化展现的舞台。” [22] 在集市买卖中,苗民 处于弱势地位,其时告捷营苗汉两族隔万溶江而 居,墟场上的市侩以苗家没有文化,常相凌辱。民 国19 年蒲月,乡当局教唆民族关系,煽惑 苗汉械斗,分手吉信墟场,以万溶江为界,各自开 场赶集。本地苗族学问分子告捷营吉卡人龙骥挺 身抗议,并隔岸另开苗市,从此削减了很多民族纠 纷。但当晚年汉市缺米时,龙骥恐打饥荒,又过江 与乡绅参议开放苗市,使苗汉关系和洽,买卖趋于 一般,仿照照旧合赶吉信墟场,调济粮食,共渡歉岁。 因此望重乡里,名闻远近,人们彼此传颂“要得事 城市的文化脚色次要表现于文化整合、保守认识形态的连结与传送和促成认识形态的变化。 城市既是认同的意味,又是崇敬和典礼勾当的场 所,因此城市汇集了社会各方面分歧的人群,具有 文化整合的机制。教育的昌隆,也确立了吉信镇 的文化整合核心地位。从初期的汉族当局、官员 兴办屯义学,到苗族官员与汉族士绅配合举办三 潭书院都强化了吉信镇多民族地域城镇对周边土 苗村子的文化传布与辐射的功能。白帝天王、佛 教等多元宗教崇奉的共存也鞭策了吉信镇的文化 整合。如白帝天王湘西土家族、苗族、汉族的配合 崇奉。“其来历与构成有多种传说,表白其接收了 多元文化因子,是分歧汗青期间不本家群的文化 相融合的产品。” [23] 在湘西,旧时有不少白帝天王 庙,或称天王庙、三侯庙,供奉白帝天王三神。最 大的天王庙在吉首的鸦溪,其他各个处所都有分 堂。明清以来,官方无意识地操纵这一崇奉系统 来维系处所次序和舒缓族群严重关系。明清期间 出格是乾嘉以来,跟着清廷屡次加封,湘西各地修 建天王庙蔚然成风。“白帝天王崇敬的回复在边 墙建筑期间成为缓解苗、汉冲突,整合社会次序的 对话东西,在苗疆边墙地域军事冲突消逝后的今 天,仍然成为苗、汉、土家族公众调适内部冲突,维 持群体关系,倾吐内肉痛苦,释放焦炙情感,表达 心中期望的对话渠道。苗疆边墙地域的苗、汉、土 家族公众凭仗白帝天王崇敬化解内部冲突,整合 社会力量,逐步达到彼此间平等对话、协调成长的 目标。” [24] 城市的文化脚色既能通过传送(正轨教 育和交换)保留文化系统,又是认识形态变化的源 结语从西门江集到告捷营,再到吉信镇名称的变 换,反映了吉信镇从一个纯真的墟场到防苗、镇苗 的“告捷营”,最终成为一个苗族城(吉信镇的苗语 意)的转型与成长过程,反映了族群关系的变化、 城镇对族群关系的整合。“集市系统的社会整合 路子为权力的互动、好处的博弈和文化的交融,整 合推进了城乡融合,加强了区域表里经济联系,增 进了民族连合,实现了地区认同与国度认同的整 [25]这里并没有呈现台湾彰化充满矛盾的各 族群舍近求远的赶集现象,反而成为各族人民经 济文化交换的一个主要渠道和平台,弥合了各族 群众的不合与隔膜,完成了多民族地域的社会整 吉信镇的城镇化过程也反映出多民族地域奇特的城镇化道路。多民族地域的集市及其系统虽 然不纯然是建基于理性经济人和地舆核心地根本 之上,但“保守中国社会中处于两头地位的社会结 构,既是行政系统和市场系统这两个各具特色的 品级系统派生物,又纠缠在这两个系统之 55)多民族地域的集市是费孝通先生所谓 的“驻防镇”和“集镇” [26] 的连系体。 集市系统对多民族地域社会整合的完成,及 其城镇化过程,得益于多族群配合参与集市和城

  多民族聚居区集市城镇化过程及其社会整合阐发——以湘西凤凰吉信镇为核心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回复" 849 "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织梦58,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

回到顶部
describe